成長駭客(growth hacker) 是什麼?

成長駭客(growth hacker)的內涵?人人都想要的諸葛亮

近期很紅的一個名詞非成長駭客(growth hacker)莫屬,聽起來很駭人的名字,中文是直接從英文翻譯過來,而英文growth hacker依然受到很多人反擊,認為這個詞不太恰當,但是目前為止它也是最適合反應這次背後的意思,也就是growth(成長)而hacker除了是駭客,也有帶著一種「非直觀思考思維來解決直觀的問題」,說白一點就是用一些不是很「一般人」的方法來解決一些問題的人,他做的東西可能很粗糙但是行得通,只求證不求好,也有一點hacker的味道,那麼兩個字加起來,大家想像一下。

成長駭客(growth hacker)大部分也是能用商業思維來思考並進行軟體開發和行銷的人。有别于传统行销行为是基於網路的回饋是即時的、快速的、頻密的,先在此聲明傳統行銷人員當然還是很重要,尤其在企業中其實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如果在草創時期,相對來說,前者的責任和效果會更加顯著一些。

aaeaaqaaaaaaaazlaaaajdq2mzy4n2nlltm0ndktndhkny1hn2uyltjkmwqznwvimzc0yw
圖:https://www.linkedin.com/pulse/difference-between-growth-hacker-digital-marketing-rafi-chowdhury

幾乎每個一段時間,媒體炒作的詞都會變成一種「口號」,從很久以前的「雲端」到「大數據」現在就是「成長駭客」了,很多公司都說要找成長駭客?很妙的世界另外一個角落也有人和我有一樣的想法

他們會覺得我一定要找到「成長駭客」來解救我的產品!去哪裡找?

成長駭客的思維

網路產業最夯的人才就是跨媒體的人,可以看我幾年前寫的一片文章,這趨勢其實在很久之前就有了,而文章中也說過,在這些趨勢下,會產生很多新的職業(或人種),而成長駭客就是這種人。

大約半年前,有人找我做一個房仲租賣網站,創辦人堅信自己的idea是最棒的,事實上有過創業經驗或加入過新公司的人都知道,這想法其實是很天真的。要做這種事情除了資本要厚,機會也只有一次,產品推出了,因為先前已經做了大量的產出,要重新修改也需要非常大成本,例如一個賣飲料的,你很少看到,因為飲料賣不好,改賣滷肉飯,通常都會直接關掉。

換言之找到Product market fit是很多新事業一開始(或進行中的新事業)急需釐清的問題,如何找?怎麼找?怎麼做這些都是這個角色要來處理和思考的問題,這個角色所做的決定都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

要怎麼做出適當的決定,除了要夠了解整個軟體的架構和設計,還需要有商業和行銷的思維,平衡風險和處理危機的能力,這扮演很兩極化的角色,扮演的好就是諸葛亮,扮演的不好就是豬哥。大家搜尋成長駭客,都是一些過去成功的例子?那麼失敗的例子呢?成長駭客是萬能藥嗎?怎麼都只有說吃了它身體健康的故事;其實這樣的事,我相信在台灣很多網路公司很久以前就在做了,只是哪時候,並沒有一個名詞來形容這些過程,失敗的例子我剛好有參與過幾個,說出來大家肯定不知道(因為它失敗了啊,很快就倒了),因為那時候我只是個大學生。

怎樣的人可以成為成長駭客(growth hacker)

1,他可以不是工程師,但是一定要夠了解整個軟體是怎麼做出來的。
2,他最好是工程師,能把腦袋中要的東西弄出來(設計前端後端資料)
3,能知道如何使用各種追蹤工具來判斷和測試網站數據和人流(GA,GTA,Mixpanel,Heap等等)
4,能評估效率綜合團隊的開發效率和效能(所以說為什麼他最好是全端並且會設計)
5,有敏銳的觀察力和判斷力(這是非常主觀的人格特質)
6,用最低的成本,做出決定(如果一個決定需要一組人花一個月來執行和測試,這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說為何1、2、3的條件是很重要)

1和2很好理解,3需要了解的是,不是僅僅看數據而已,而是要明白整個軟體的操作流行性和邏輯,明白每個數字是怎麼來的,再那一個步驟來的,那個步驟是怎麼做的,可以這麼改,還是可以做些什麼來解決動向模糊或用戶轉換率低的問題?所以我們是要用以數據為基礎,然後用程式科學思維去做決定,而這決定是符合公司的商業利益(或目的)。

因為每一個決定,都決定產品要怎麼開發,而整個主題就是「不確定」和「多變」,要知道要做一個「多變」的軟體是很困難,而不是用end-user的思維來做判斷,這樣的思維邏輯其實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分別。

成長駭客(growth hacker)是釐清者,並提供解決方案的人

成長駭客(growth hacker)是釐清者,並提供網路行銷解決方案的人,關鍵真的就是行銷,只是有別於傳統行業,網路的管道多元且新穎,往往你沒跟上就不會知道這個世界(網路世界)發生什麼事,而它也不是萬能藥,它是一個過程,成長駭客(growth hacker)做的事情是一個過程,一個不斷探索、求證、糾正、確定的過程,沒有人知道會花多少時間。

相比很多人會對成長駭客下一個具體的定義,其實我傾向用組織演化來形容這個事情,事實上,成長是一整個組織都會參與的過程,而成長駭客就好像當中的軍師,這裡最好的比喻,我想應該是諸葛亮和周瑜了,他們兩個都是軍師,都是計謀者,而一個會武功一個不會武功,就好像有些組織在扮演這角色人不懂寫程式但是它有很多好的軟體工程師協助並且用人得宜,也有人自己會寫程式自己的如instagram創辦人。

關於這些角色和人種,我會在寫來介紹「T型人才」和怎麼成為T型人才,歡迎大家關注我的FB。